国产仪器痛点折射出小型仪器公司需要国家“呵护” - 行业新闻 - 实验台,通风柜,实验台厂家,实验室设计_宁波新美科实验设备有限公司
关闭 微信二维码
微信帐号:DICOLOR-LED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
国产仪器痛点折射出小型仪器公司需要国家“呵护”
日期:2017-07-18 09:52:00 信息来源:
分享:
关于仪器仪表,对于科研自然十分重要,而我们的钱袋子也很重要,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用上好的国产仪器,不要让好的国货黯然离去,是不是也应该由政府支持一下和谐国产的小仪器公司?下面是一篇来自徐耀老师博客文章:《令人惋惜的国产仪器》。

 

以前我们买过一台国产的光谱椭偏仪,比较简单的那种,手动调整入射角,手动调平样品,低功耗氙灯提供可见光波段扫描,是上海三科生产的,我们用了四年,一直没什么问题,觉得挺好用。最近因为技术问题想找这家公司,联系到以前的胡经理,他说这个仪器恐怕以后买不到了。我很诧异,忙问为什么,胡经理说原来做这个仪器的几位老工程师都退休了,没人做了,这个牌子没了。其实早几年前三科公司就已经被上海天美收购了,但是三科一直相对独立,虽然天美一直在劝说几位老工程师把技术传承下来,但最终未能成功,胡经理表示很遗憾。同类型的进口产品是国产的至少两倍价钱,我们要再买就要多花很多钱。这样一个不错的仪器就这样消失了,是国家的损失。

 

 

真正的学者一定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的,比如,独孤求败把剑法刻在石壁上,剑宗的风清扬把剑法传给气宗的令狐冲。真正的学者最看重的不是钱财和名誉,而是自己的知识创造能够被更多的人接受和使用。所以准备把技艺带到棺材里的人不是真学者。科技人员对经济利益有诉求很正常,但传承才是他们的最大追求和责任,这是体现劳动者价值的最高形式。

我认识一位老教授,发明了一种透射电镜的制样方法,可以用来观察金属内部结构以及纤维、薄膜等特殊形貌的材料内部结构。这位老先生最为看重的名,他总认为国家不重视他的发明,但他的方法获得过国家奖,这就是重视,但国家那么大,不可能总把他当个宝贝似的老供着。老先生一直不愿意把方法交给别人,很可能最终也会带到XX里去了。我不知道他的技术值多少钱和多少赞誉,但是没有培养传承人,最终连知道的人都不会有了。

国家和地方政府的科技扶持政策都是瞄准听起来高大上的项目,像这种小仪器没有一个政府看得上,这些小公司得不到任何来自政府的支持,就靠几个工程师勉力维持,卖几台算几台。这些退休的老工程师以前都是上海光学仪器厂的,九十年代国企倒闭潮中这些有技术的人员都四散而去,成立了一些诸如上海三科的小公司,结果大致类似。在政府官员的政绩思维下,支持这些企业不会产生大的业绩,都希望在热点方向上投资以获得大业绩,但事实证明跟风投资和跟风科研一样不靠谱。假如给这些小企业扶持一下,他们会把仪器做得更好。但现实是,国产仪器一直停留在低端的大众仪器,稍微特殊一点的仪器就没有,为此中国不知道花了多少外汇去购买进口仪器。如此下去,国产仪器永远上不去。

基金委和科技部似乎都有仪器方面的大项目,但没听说这些经费支持出来什么好用的能够买得到的仪器。仪器开发的经费投入到研究所很可能打水漂,因为仪器发需要综合性的技术和人员,而研究所和高校的项目承担人员专业基本是同类型的,所以很难做成仪器。十多年前我们曾经花40万委托成都一个研究所做镀膜机,结果拿给我们的东西在我看来是废铁,后来发现连里面的压电陶瓷驱动器都是假的。后来我们找了一个企业做同样的设备,做得非常漂亮。你想想,光中科院以光机光电为主业的研究所就有六个之多,但我们买精度高些的光谱仪还是要靠进口,因为我们的光栅不行,探测器不行,工业设计也不行。所以我做设备,绝对不会去找研究所做,一定要找好的企业做,因为企业对新的零部件跟踪很快,总能给我们找到好用的器件,他们的目的是多快好省解决问题,而科研人员做仪器要摆架子,要显得有多么高深,其实很多他们认为高深的问题在工厂的工程师看来很容易解决。